当前位置:首页 > > 学院文化 > 学生原创
0

吕逸晨:唢呐

  • 索引1833
  • 发布时间2021-11-06
  • 作者:吕逸晨
  • 来源:0
  • 点击次数
  • 语音阅读

直到现在我仍记得,窗外的唢呐声伴着爷爷断断续续说话的样子,“孩子,别像爷爷一样,吹了一辈子唢呐……”

我一直以为爷爷那没说完的半句话是觉得自己一生都吹着唢呐,嫌弃自己没出息。说来也愧疚,我在之后也捡起了爷爷的营生。

刚开始和爷爷一起学唢呐时,只觉得好玩,跟着爷爷各种吃酒,不论红白事我都可以去坐席,周围的孩子都羡慕我每次都可以吃的饱。我就靠着坐席拿来的小食成为了孩子王,带领着一群又一群小伙伴在院子玩耍,却不曾注意到爷爷每次吹完唢呐,都独自坐在院子的角落,一下一下抽着旱烟……

爷爷说唢呐是太爷爷教给他的,太爷爷的唢呐可能是太太爷爷教的吧,反正也没怎么变过……“孩子啊,这个活不好干,爷爷到希望你再去试试别的,别像我一样一辈子都这么没出息。”

小时候的我从来都不这么想,那时无论孩子还是大人大概就一心想着可以吃饱吧。我们都把它当作一种吃饭的家伙,一代又一代人从未停歇的吹着唢呐……我义无反顾的继承了爷爷的衣钵,继续吹着唢呐,无论红白事。

我吹着唢呐送葬,唢呐声呜咽,走的走,抬的抬,前面抬着人后面哭着追:我吹着唢呐迎亲,高昂欢快,周围人嬉笑怒骂,喜气洋洋。我就这样吹着唢呐养活着我们这一大家。

当然有时一个月都遇不到这事。我这一家子都得吃饭啊,所以一旦有机会我就拼命吹,哪怕每次腮帮子都跟火燎了一样,我吹的越好,主家给的就越多,后面几天的日子也就能轻松些……就这样我渐渐有了名,无论什么事都来找我。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我也更加不在乎,每次去上坟都希望爷爷保佑最近多事,哪怕是白事也好。

顶着烈日,八个轿夫抬着新娘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我吹着唢呐和他们一起,兴高采烈,声声高昂。或许是摇的太厉害,掀起了门帘,我无意瞥见了落泪的新娘,但唢呐不曾停。院内是阵阵欢快的锣鼓声声,人们笑着闹着。新娘没有送亲的家人,当轿夫把新娘子放下时,没有人理会,直到一个瘫痪的男人哭喊着要新娘子,众人才好似发现在院内孤零零的花轿,没有拜堂没有闹洞房,没有敬酒也上不了台面,新娘直接被拉入了新房……原来她算是有钱的主家买来给傻儿子冲喜的。窗外继续热闹,伴着阵阵唢呐声。唢呐声响不是升天就是拜堂,可就是这从未停的唢呐,亲手把女子送进了新房。

我才明白,爷爷那句别像他一样吹了一辈子唢呐的真正含义。我见证了无数红白事,有活着不善待老人,在老人去世时把场面搞得宏大的年轻人;有幸福拜堂的夫妻二人,还有结婚当天偷偷哭泣的新娘,他们其中也有我自己的家人。我送走了一个又一个,也带来了一个又一个。

现在,会吹唢呐的只剩我自己了。见惯了悲欢离合,有没有唢呐送我,倒也无所谓了。

编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