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学院文化 > 教工文苑
0

我的排球情结

  • 索引1643
  • 发布时间2021-05-07
  • 作者:张小涓
  • 来源:0
  • 点击次数
  • 语音阅读

情结(complex)是一个西方心理学术语。荣格认为,个体一组一组的心理内容可以聚集在一起,形成一簇簇的心理丛,称为"情结"。我们所熟悉的有“恋母情结”和“自恋情结”。前者常出现在莎士比亚戏剧评论中,后者多与古希腊神话美少年自恋水中自己的影子相关。

我的排球情结始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候,我是一名初中生,父亲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当时正热播电视剧《排球女将》。这个电视剧一下子吸引了我,那个名叫“小鹿纯子”的女孩一下子深入人心,成了青春励志的榜样。

那时候,我们第五村中学有个体育老师,邢老师,他当时致力于把学校打造成地区排球强校,我们的体育课除了运动热身,基本上以打排球为主。当时班上有两位校队排球主力,是来自汶家滩的两名姓汶的同学,打得一手好排球。发球、接球、传球、扣球,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他们球打得好,人看起来很聪慧、机敏,但学习成绩一般。虽然如此,同学们并没有小瞧他们,反而对他们刮目相看。我们的体育课大都男女混合进行排球比赛。在一次又一次的班级排球比赛中,两位姓汶的同学表现越来越好,他们作为校队主力参加宝鸡市排球比赛多次获奖。

那时候似乎除了学习就是打排球,每一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精力充沛,记忆力绝佳,学习成绩总是第一。但是,当时有件事到现在我都不甚明白。有一天,上体育课,我正对着墙练垫球。邢老师示意我停下,我以为他要纠正我垫球姿势,他却对我说:“校体育队要为国家培养运动员,我想把你培养成举重运动员,你如果愿意,我去你家给你家长说。”我压根没想到邢老师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一时语塞。他又说:“你是不是担心你们班主任不放你,因为我知道你学习好?”我还是没吭声。恰巧这时班主任梁老师路过操场,邢老师就径直找梁老师说了。我听见梁老师说:“那可不行,她学习年级第一,你让她搞体育把学习荒废了就是误人子弟,我不同意。”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

我在电视上看过女子举重比赛,不喜欢女子壮壮实实的样子,自然不喜欢女子举重。时至今日,想到邢老师当时的提议,我都纳闷,我有举重运动员的潜能吗?有时候也会想,倘若我当时成了举重运动员,要么为国争光,要么伤痕累累…为什么邢老师不建议我做排球运动员?……

后来,以郎平为主力的中国女排三连冠,五连冠,一次次吸引我的目光,成为迄今为止关注最多的体育赛事。

上大学时,在西安古城墙西南角外的西北大学,排球是必修课,有机会再次练习排球本是一件高兴的事。但班级排球赛再也没有从前第五村中学班级排球比赛的精彩。同学们各自为阵,自顾自,没有配合,没有二传手,没有扣球手,因为同学们都才刚刚接触排球。除非观看校队队员的比赛,那才能真正近距离体验排球运动的魅力。

时光荏苒,二十几岁在紫藤园、丁香园读书学习已成前尘往事,但一切似乎都完好无损地储存在记忆深处。二十多年后,在骊山校园,因为气排球,又一次打开了记忆的大门,不妨叙叙旧,说说自己的排球情结。

骊园的气排球比赛始于2019年。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没有举办。2021年春,人间四月天,XUST气排球比赛如期举行。我所在的人文学院气排球队也临时组队。也不知怎的,我就成了“队长”。队员都是我的同事,大家自愿报名参加。因为成了“队长”,就得定期组织大家训练。我们建立了微信群,在群里约训练时间。整整一个四月,除了正常上班,大家都陶醉在打气排球的快乐中。因为大家的积极训练,在预赛的16支队伍中,我们队以小组第一的成绩成功入围八强决赛。让大家斗志鼓舞的是在小组赛中我们队竟然打败了体育部队。大家戏称是“土八路”打败了“正规军”。其实,体育部的队员也不是专业排球运动员,他们有配合,但因为力量大,自己发球、接球失误较多。与其说是我们赢了他们,倒不如说是他们的失误成就了我们。

还有两天就是决赛季。本打算约队友训练,但今日沙尘天气,可以宅居;宅居就宅居,怎么就又说到了排球?难怪一个队友发武志红的文章《中年人最顶级的性感:把爱好当情人》。难道气排球现在是我的情人?此句一出,自己竟然不禁一笑。爱好就是爱好,情人就是情人,竟然拿爱好类比情人,这是犯了哪门子糊涂?又是谁说的难得糊涂?生活有时候就得糊里糊涂地过,正如每一天都不可能是晴朗朗的天一样!

在这个扬尘天气的周五,我想起了与排球相关的一些人与事。在第五村中学一起打排球的同学、体育老师邢老师、班主任梁老师,你们现在应该都好吧?在西北大学一起打排球,一起因运动会而相识的校友,你们都还好吗?一份牵挂无来由,一声问候无需回应。文字真的好神奇,写下只言片语,留存回忆。或许,当我老了,可以重读今日的文字,原来我还曾在骊园打过气排球,在球场上见证过怒放的生命,是一朵铿锵玫瑰。

脑海中仿佛还有中国女排、中国女篮、中国女足队员的身影。那些前国家队队员,那些省队队员,那些校队队员,所有的人都好吗?还有那些搞举重的女队员,你们也还好吗?作为女人,你们被善待、被厚爱了吧?

我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和平、物质丰富、文化繁荣的时代!

编辑:张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