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学院文化 > 学生原创
0

胡珊:虎牙少年

  • 索引1511
  • 发布时间2020-10-19
  • 作者:汉语言文学1701 胡珊
  • 来源:0
  • 点击次数
  • 语音阅读

记忆中阿海一直是个坏孩子。

阿海是我老家隔壁邻居的孩子,大上我四岁。比较瘦,看起来很有精神。自然卷的黄头发,连眉毛仿佛也是黄色,淡得看不出痕迹。眉毛下面有着一双单眼皮,鼻子很是精致,嘴唇单薄,没什么血色。笑起来会有一对虎牙,没有什么无辜可爱之感,倒是透露出狡黠的意味。

辈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他母亲喊我母亲姑婆的,他按辈份应该喊我姑姑。喊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孩子姑姑实是别扭,于是他从没喊过我,老是扯着嗓子在他家门口大声喊着我的名字。每当我强调要注意辈分,他总会扯着嘴露出他尖尖的虎牙变本加厉的喊我难听的小名。这时的我又羞又气,而小孩子的眼泪又是那么容易泛滥。我抹着眼泪回到家被我年长十岁的小姨发现过后,就喊上一个院里的伙伴,把阿海喊到一个偏僻的田边教训一顿,告诫阿海再敢欺负我让他好看。可是不管教训阿海多少次他都会一次又一次的欺负我。我真是讨厌死他了。

阿海到底什么来头呢?

阿海的母亲是从不远的村子嫁过来的,阿海的母亲有自己蛮横的那一套,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阿海跟着也有些蛮不讲理还讲脏话,因此院里的和我小姨一起玩的大孩子都不愿意同他玩。据说当年不知道因为什么小事我们家和阿海家人吵起来,阿海家就不让我们从他们家经过,如此一来,我们家就只能绕到外面的田边从田地里回家。院里的大孩子倒替我们生气,就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阿海。只要阿海向他母亲告状,下一次玩耍的阿海就更惨了。

尽管阿海总是被欺负,可是他依旧主动来找我们玩。因为没人和他玩。夏天在河边游泳,大孩子总是喜欢闹着脱掉阿海的裤子,有时还在岸边的土里挖个坑,几根木棍在坑口支撑着一层塑料纸,再用土盖上,为了让阿海更容易中计,还会在坑边踩几脚。然后大家都躲着看阿海掉进坑里的狼狈样子,一边笑得捂着肚子一边指着阿海说他是个傻子。这时候阿海总会恼羞成怒的露出尖尖的虎牙朝我们叫嚣,可是谁也没把他的叫嚣放在眼里,因为他一个人怎么会打败我们这么多人呢?

阿海家门前以前是有一片大竹林的,我们每次都喜欢在那里玩过家家,用沙子当饭,用石头当盘子,用草当菜。终于有一次大家想做一顿真正意义上的饭,然后纷纷从家里偷拿大米、打火机、菜油、砧板和刀。最后大家决定用竹子蒸米饭,大孩子们就用菜刀把竹子一面砍掉,做成可以放米的容器。当我们好不容易生起火把米放到竹子烧了很久时,阿海不知道怎么在加柴时把米饭打翻了。大家气得痛打他一顿。大家走之后我偷偷去尝了口打翻在地的米饭,是夹生的米饭。吃到嘴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当时阿海家还有一台电视机,每次我都会在中午和他一起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有次他拿出一个生鸡蛋哄骗我吃,说是城里人都是这么喝鸡蛋的很有营养。看到我喝掉一口被腥的五官都挤在一起后,他就露出他的小虎牙笑到都蹲在地上了。

后来,大孩子们都开始出去打工,我随着母亲在县城上学,阿海也在我们村子里上小学。彼此的联系越来越少。只有每当寒暑假时,我和阿海才能聚在一起,他给我讲他的高中生活多么潇洒,顶撞老师,不写作业被老师罚站。那时的我是一个老师至上的乖孩子,觉得他的生活太自在太恣意,他也一度成为我向往的人。可我总是没有办法踏出好孩子的枷锁,所以只能按部就班的学习。

阿海三次高考都失败。第一次复读时,他母亲给我父亲打电话说阿海在宿舍喝多了请求我父亲把他接到我家。第二日,我正好与他同路去学校,他告诉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后来听我母亲说,成绩出来那天阿海母亲在家里哭了一天,阿海一个人在房间待了一天不吃不喝。最后阿海的母亲还是决定让阿海去再复读一年,不管如何都要考个二本回来。

阿海复读的那几年,每当我在县城过完年回家去找他时,他母亲告诉我他已经去学校了。由此我和阿海几乎没有任何联系。

最后听闻阿海还是去了一个三本学校,我唏嘘不已。再见到阿海时,他不爱讲话也不爱和人打交道,也不再爱露出小虎牙笑。他可以一个人在门前坐一天什么也不做。也可以一个人窝在家里打一天的游戏。可能看在年少时的情谊份上,他对我终究还是有几句话可讲。看着他拘谨的用手摩擦着自己的裤腿,我终究感觉是我俩之间有了许多的不同。看着他我觉得太陌生,或许是内心对于这种陌生的惧怕,我匆忙找了个借口就走了。

回到学校以后,我依旧过着周而复始的生活。图书馆里书本的香气带来的安宁,跑完步后身体里跳动的血液都会提醒着,我的青春尚好。可惜,阿海早已经迷失在黑夜里,或许他生命中最亮的那颗星星曾经闪烁过,但太过短暂令人唏嘘。而我或许也留不住这份芳华,但至少可以在这段岁月中成为最好的自己,不悔亦难忘!

编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