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学院文化 > 学生原创
0

赵彦:雨中黄叶树

  • 索引1500
  • 发布时间2020-09-01
  • 作者:汉语言文学1701班 赵彦
  • 来源:0
  • 点击次数
  • 语音阅读

仰望历史的天空,悠悠大唐,有多少伟大的诗人曾以其笔墨才华流转于世。李杜的光辉往往太过耀眼,以至于让人提起唐诗便必称李杜了。在唐朝历史的滚滚长河里也曾留下了这样一位相较之下不大起眼的诗人,尽管他被冠以“大历十才子”之一的名号,也曾在《唐才子传》上留下“性耿介,不干权要。家无担石,晏如也”廖廖几笔的记载,可是时至今日,还是闻者无多了。

他就是司空曙。

在那个几乎每个读书人都渴望凭借科举考试一改己命的时代,年轻的士子们无论寒暑皆寒窗苦读,在那些光影摇曳的昏昏烛火之下潜心夜读的光景里,大概都有着“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美梦吧。可是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顺利的实现梦想。

他生于歌舞升平的开元盛世,唐朝的国力和影响力空前,这是个人人艳羡的时代。司空曙作为一位普通的读书人,亦是对科举功名有着向往之心的。他屡次从自己的家乡广平(今河北西泽东南),跋山涉水赴京应试。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耿介而不屑于世故或是运气不佳,亦或是真的才力不济,竟屡次应试不第。

安史之乱期间,司空曙为了躲避战争亦是不得不背井离乡避于南方。战乱平定,局势一时得以安稳,司空曙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理想,也从未放弃过科举。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究得以美梦成真,士子金榜题名的的希冀原来并不是遥不可及——他在大历年间进士及第,初任洛阳主簿,甚至后入朝官拜至左拾遗。本以为此刻的自己终于能完成平生夙愿,居庙堂而分君忧,却不料官场人事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几经贬谪,在官场中几度浮沉、风尘苦旅,却仍是穷愁潦倒,郁郁不得志。

那是一个本就凄冷的秋夜,一场秋雨倏忽而至,更添一份清愁。从来岁月不饶人,此时的司空曙饶是也曾壮志凌云,却也禁不住刀霜剑雨,岁月无情,早已是两鬓斑斑。穷愁潦倒之中,四下无邻,一位白头老人独居荒野,室内烛火昏沉,室外秋雨凄凄,却道是怎一个愁字了得!

四下里阒然无声,唯有秋雨潇潇伴着秋虫的鸣叫声,间或从远处传来几声寒鸦啼鸣。值此寂寂雨夜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司空曙的外弟卢纶。在这种凄清的时刻还有人来看望自己,这本应该是令人惊喜的。可是反观自己现下的处境——年老独居,沉沦下僚,便觉愧对外弟的频频相见,事实上更是无颜面对自己,于是萦绕不绝的愁思便重又涌上心头。悲喜交加之下,思绪万千,那句脍炙人口的诗句便出于此——“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喜见外弟卢纶》)。

宋玉《九辨》有言:“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秋天本就是一个悲伤寂寥的季节,气温一天天凉下来,草木由夏日的苍翠渐为日落的昏黄,仿佛一个人也是这样渐渐地从壮年过度至老年。从桓温的“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到辛弃疾的那句“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树木和人的命运拿来比较本是寻常了,如此再看“黄叶树”和“白头人”又是多么的相像啊!更别提雨中的黄叶沾染雨珠后那泫然欲泣的模样和凄清烛火中那鬓已星星白的白头人本就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意味。在雨景和昏灯的背景下,虽然不免寂寥,但是穷愁之下的友情和亲情也愈发显得珍重。

一千多年了,司空曙虽然早已经被历史所湮灭,可是他不朽的诗篇仍然传唱不绝。又有谁知道静夜中那片不为人知的雨中黄叶,也是一位诗人一生命运的缩影呢?



编辑:
0